联系电话:01056034252;  专家直线:170 9010 0857;  邮箱:zhidao360@126.com
首页>> 至道智库 >>专家论道

中国乡村的六大出路!

发布时间:2016-12-16   发布人:姜明磊

彻底都市化;就地工业化;现代农业化;乡村旅游化;返乡重塑化;彻底消亡化。——不是每一条出路都记得住乡愁,但每一条都“存在即合理”。

第一、彻底都市化

这只是少数派。

农村已然都市、农业已经消失、农民变成“开着宝马扫大街”一族。

81361256834170157.jpg

第二、就地工业化

这是政府最希望看到的局面之一。所谓“离乡不离土”。

上世纪沿海地区,以乡镇企业崛起为代表确实出现了一股乡镇地区就地工业潮。但那属于特定时代产物,当市场逐步厘清产权制度后,乡镇企业风头不再。

尽管有人认为习李政权的“新型城镇化”也包含就地工业化之义。即便如此,“此就地工业化与 “彼就地工业化迥异!上世纪沿海地区以乡镇企业为核心驱动力的就地工业化机制已荡然无存;新一轮就地工业化的核心驱动力在哪里?目前还很朦胧。

第三、农业现代化

这也是政府最希望的局面之一。所谓“有农业无农民、有农地无农村”局面。

现代农业化的前提是土地规模化,因此土地流转政策成为最大驱动力。不过也出现了一些误区:以为美国式大农场与设施农业将成为根本出路。但其一,中国人多地少、土地分散,注定不可能大规模农场化;其二,在目前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的情况下,大规模土地集中也不适合政治国情,因为一旦经济波动,农民缺乏退路容易引发社会动荡。

 

国情决定中国更适合发展中小规模的现代农业,向资源附加值要效益!既然中国农业本身难以完全纵向规模产业化,就必须横向整合各种产业、挖掘各种边际效益,提高资源附加值,这就是所谓“泛农产业”。延展到包括乡村旅游、创意农业、精致农业等。

从网易养猪、到联想种猕猴桃、再到京东种植有机米,小中规模的精致农业目前成了中国现代农业的风口(内在也符合国人对农品消费转型升级需求)。

637531.jpg

 

第四:乡村旅游化

这也属于少数幸运儿。能够演绎成旅游村庄、旅游古镇的无非两拨。

一是“养在深闺人未知天生丽质难自弃”型。例如云贵地区的边远少数民族村寨,以其生态自然环境加上返璞归真的民俗风情,一下子成了城市化浪潮中身心疲惫一族心目中的“原生态美人”

二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型,从成都的“五朵金花”到北京城郊的乡村旅游带。讲天生资质条件,其实平平。但背靠优越都市区位,环城游憩带必然崛起(而在环城游憩带中,乡村旅游必占大头)。


值得补充的有两点:

一是随着交通改善,环城游憩带的同心圆外围不断扩大。比如原来北京人周末休闲可能就是怀柔密云。京承高速开通后,承德一下子从北京人的旅行社线路变成了周末自驾休闲点。可以预测,很快山西部分乡村也有望傍上北京这个朝中人。

二是先天不足创意补。例如北京的乡村,固然没有江南乡村动辄百年耕读传家、一门三进士的资源底蕴。但通过文化创意的“点睛”,如今北京的乡村旅游如今也是越来越有味道了。例如“山里寒舍”把一个被弃的普通小村,打造成外土内洋模样,确实做到了“让人诗意的回到乡村”。

f19d06a6bb0f41f8b7bb9d21ab8dfa81_550_412.jpg

 

第五:返乡重塑化

外出闯荡的成功人士回来养老置业、创业、再造老家,这个趋势目前还只是“小河才露尖尖角”。

但前瞻十年后,城市化曲线渐趋平稳,社会不再狂飙突进。中国整个社会心态极有可能重返中国人千年的文化传统-----“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这批“富贵返乡”人士带回来的资本与见识,会让十年、二十年前空巢化的广大乡村发生什么剧烈变化呢?目前还只能是“管中窥豹,只见一斑”。

但从占比来看,我们预测这将会是中国传统乡村最大的一条出路。

第六、彻底消亡化

与历史上天灾人祸导致的村庄消亡不同;这次是主动消亡——可谓“三千年未有之变局”。

中国三千年小农经济,自给自足方式严重依赖原始土地要素,因此任何深山老林都可能“冒出”谋生人家;而工业化变局后,规模聚集经济替代自给自足经济。生产方式的改变,正促进大批边远山村、库区主动移民,原有村庄彻底消亡。


附:自打政治领导人提出“记得住乡愁”以来,“美丽乡愁”字眼都臭大街了。但客观的说,在中国乡村嬗变的六大出路上,只有“乡村旅游化”最能迎合乡愁,“农业现代化”和“返乡重塑化”可能也包含部分;而“就地工业化”“彻底都市化”“彻底消亡化”无关乡愁——但它们也是时代进步的必由之路,比重恐怕还大大超过“乡村旅游化”之路。作为一家规划院,北京至道(www.zhidaoplan.com)私下倒是希望全盘乡村旅游化、满大街追逐乡愁(那样的话我们就真是商机无限了)——但作为一家智库型规划院,我们更敬畏客观研究!

[ <-返回 ]

上一篇:如何做好旅游规划漫谈
下一篇:旅游是古村的新“宿主”